李吉祥:殘焦 Lee ChiHsiang: Lingering Focus

請旋轉您的手機螢幕以便得到最佳觀看效果。
Please rotate your phone screen to get the best viewing.

李吉祥:殘焦

11 August - 11 September 2021

穿梭在住宅巷弄之中,偶然瞥見某戶人家的窗戶,窗口不經意的擺設或是恰到好處的光線映照,提供了我許多創作上的靈感與想像。

李吉祥於台北工作室

身為台灣年輕寫實主義的代表藝術家之一,李吉祥的照相寫實畫作以細緻的繪畫筆觸呈現了一幕幕的窗景視野。在他的畫作中,獨具台灣特色的窗花玻璃與紗窗網格、朦朧透進的光影、物件的模糊剪影,都委婉的訴說著熟悉生命場景中的隱性詩意。然而,李吉祥在寫實繪畫中所追尋的並非只是在畫架前的長時間製程,而是一種趨向流動性的隨遇。藝術家將生活中偶遇的風景描繪成如相機抓拍般的畫面,也伴隨著相機獨有的失焦、模糊景深。透過幾乎可以感受刻紋觸感的窗花玻璃,我們會看到《手持式》(2021)中持相機的雙手,嘗試著窺探。

李吉祥, 手持式, 2021, 油彩畫布, 38 x 45.5cm
SOLD
詢價

若現階段要賦予這層窗花鏡頭意義,我當它是一種隔離窗。透過繪畫的召喚,那些被選擇的物件,來到這層隔離窗前與我相遇。

李吉祥 Lee ChiHsiang, 趁隙 Through the Gap, 2021, 油彩畫布 oil on canvas, 45.5 x 38 cm
李吉祥, 趁隙, 2021, 油彩畫布, 45.5 x 38 cm
SOLD
詢價
a4
李吉祥, 白點, 2021, 油彩畫布, 38 x 45.5 cm
SOLD
詢價

當照相寫實畫作追求清晰與明亮,李吉祥卻在「殘焦」的新作中試圖探索黑暗與抽象。他在畫中模仿了相機的光學原理:當清楚的焦點落在了窗花玻璃與紗窗網格上時,我們原以為是主角的景物則變得模糊,也因為背光而成為了黑色剪影。《趁隙》(2021)中的巨大黑色羽毛挑戰了寫實畫作的細節敘事,顯得神秘且壓迫;《白點》(2021)中隱約可見的不可辨物件看似書籍,也看似人臉,大比例的黑色使人無法分辨自身的處境。李吉祥在寫實畫作中添加了抽象想像:由內而外、光線和時間、觀看角度的姿態、甚至是氣味與溫度。

「殘焦」是自創詞,源自我在處理草稿製作過程拍攝用的玻璃上所遺留下殘膠的諧音,而聚焦失焦的疊合與共存是我作品的特質,我將物質的膠轉換為概念上的焦而創了殘焦一詞。

李吉祥於台北工作室

李吉祥的繪畫既關於當下,也關於緩慢。他將自己視為相機,在捕捉片刻光影後,如暗房放相般的顯影到了畫布之上。《鐵花樣》(2021)中不會凋零的花朵窗飾和《雙重規格》(2021)中稍縱即逝的蟬翅形成了強烈的對比,在分不清是早晨或是傍晚的微光下傾訴了對時間的臆想。因玻璃與紗窗而區隔了觀點,因聚焦與失焦而反覆來回,「殘焦」中的畫作不僅展現了精彩的照相寫實繪畫,藝術家也透過抽象表現的融入,帶來了更豐富的想像層次:偶遇、此刻、以及不斷變化的生命焦點。

a3
李吉祥, 鐵花樣, 2021, 油彩畫布, 45.5 x 38 cm
SOLD
詢價
a5
李吉祥, 雙重規格, 2021, 油彩畫布, 38 x 45.5 cm
SOLD
詢價
李吉祥, 三腳羊, 2021, oil on canvas, 45.5 x 38 cm
SOLD
詢價

或許可以說,我把自已視為一種感光元件,將時光與經驗緩慢地對焦在畫布上,灼燒出一件一件的繪畫。

李吉祥,1983年出生於南投,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。近年個展包括當代一畫廊「青花」(2020)、木木藝術「微小的聲音」(2019)、就在藝術空間「眼花」(2015)等,重要聯展包括双方藝廊「水果、花朵、物與其他」(2018)、誠品畫廊「三十」(2017)、台北當代藝術館「活彈藥」(2011)等,並曾入選台灣美術新貌展、張心龍美術創作獎、以及臺北藝術大學美術系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