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20.2019

罐 專訪|趙剛:沒有幽默和優雅,當代藝術就不需要存在了